KOK提款无忧
当前位置: KOK提款无忧 > 教育热点 >

教育部长回应教育热点问题涉及从幼儿园到大学

时间:2020-03-09 14:0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KOK提款无忧

当前网址:http://www.tcttz.com/jiaoyuredian/2020/0309/483.html

  “新时代,摆在我们全体教育工作者面前有两个考题,一个是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一个是让每个孩子享有优质而公平的教育。这是刚性需求。”今天上午,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就“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答记者问。陈宝生透露,今年,将基本消除66人以上的超大班额,并在17个省启动高考招生制度改革的进程。

  大班额不是一个教室里放多少个桌椅、多少个学生的简单问题。它不仅会影响,影响、 教育质量,还有可能带来安全问题,必须坚决予以消除。2017年,我们在消除大班额上取得了突破进展,36.8万个大班额的班级,减少了8.2万个;8.6万个超大班额的班级,减少了5.6万个。今年,我们要基本消除66人以上的超大班额,明年在消除大班额上取得突破性进展,到2020年基本消除大班额。

  如何做?有八个字:统筹规范,台账督办。统筹,是指把城市挤和农村弱统筹考虑,城市挤的核心是增加学位,已建成小区要补上欠账,新建小区则要同步建设标准化学校,千方百计增加学位;农村弱就是要办好小型教学点和寄宿制学校,以稳定一部分生源。规范,指的是规范学校的招生行为和办学行为,科学设置学生的作息时间,搞好中小学免试就近入学的改革,搞好优质高中招生计划在区域内的合理分配,努力在普通学校提质增效。台账是要按照工作目标倒排工期,建立台账;督办就是督促落实各项工作,确保工作实现。

  国家层面已经先后发布了多个减负令,但感觉孩子负担不减反增。请问陈部长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怎么样真正为学生减负?

  “减负”是今年两会的一个热词,也是各方关注的焦点。这些年,我们在减轻学生负担上已经迈出了很大的步伐,但还是没彻底解决。首先,要区分概念。我们讲的负担,指的是违背教学规律和学生身心发展规律,超出教学大纲,额外增加的部分,在这个概念以内的叫做课业学业。下一步,我们要按照这个理念,坚定不移地推进减负工作。

  如何减负?首先,要从学校教育减负,加强科学管理,把减负的任务落实到学校教学的各个环节。第二,是校外减负,规范教学秩序,适度整顿超前教、超前学、违规办学、没有资质办学的各类违规培训机构。第三,是考试评价减负,改变评价方式,完善学业考试办法,建立素质综合评价制度,不允许以分数高低对学生进行排名,不允许炒作省高考状元。第四,是老师教学减负,老师要按照大纲足额授课,绝不允许课上不讲课下讲、课上少讲课后讲,甚至鼓励学生课后培训。第五,是家长和社会减负,树立正确的成才观、成功观。这些年,各种成功学、各种培训机构的广告满天飞,带来的结果就是家长的口袋空了,学生的负担重了,学校的教学秩序乱了,“鸡汤喝得众人醉,错把忽悠当翡翠。不听忠告听忽悠,负担增加人人愁。”同时,还要割断教师和培训机构在教学方面的联系和纽带,割断各类考试考评竞赛成绩和招生的联系,公办学校不准抢生源。

  在这,我也呼吁给老师减轻负担,把时间还给老师,学校要拒绝各种“表叔”、“表哥”,让老师有足够的精力备课充电,提高教学质量。

  去年一年,我们打了一场提升高校思政质量和水平的攻坚战,思政课的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组织200多位思政课专家到2500多所高校进行调研,对3万多名学生发了问卷,问卷显示,91%的学生认为从思政课得到了启迪,91.8%的学生表示喜欢思政课老师。

  2018年,我们要办好几个一:出台一项后备人才培养专项支持计划,不断有优秀老师能充实到思政课队伍中;对所有思政课老师进行一场专题轮训;啃下一批思政课发展的“硬骨头”;建设一批思政课创新研发中心和培训研修中心,并在地方高校搞一批“三全育人”的综合改革试点;树立推广一批先进典型和优秀课程等。

  “双一流”建设是一项非均衡发展的战略工程,集中优势资源培育冲刺世界水平的国家队,增强中国教育的核心竞争力。这是一个开放的、动态的、持续激励的计划,打破身份固化的弊端,本身就给中西部高校打开了一扇发展的大门。在资源配置上,把提高和普及结合起来辩证处理,国家用于高等教育事业的投入是1万亿元多点,其中用于“双一流”建设的投入仅占2%多一点,影响不了中西部高校。对中西部我们相应实施了中西部高等教育振兴计划、中西部高校能力建设工程,开展了对口支援中西部的活动,还出台了部省合建中西部高校的方案。这些都是有利于中西部高校发展的。

  我们和没有部属高校的13个省、自治区和生产建设兵团一起,搞了一个部省合建机制,一省一校、部省合建。教育部把这些学校列入部属高校序列,省、自治区和兵团的支持力度不变,隶属管理不变,双方共同合力建设这14所高校。“双一流”建设只会带动中西部高校的发展,不会削弱;只能提升中国高等教育整体发展水平,不会削弱;只能促进各类高校按照合理布局持续健康发展,不会削弱。

  学前教育指的是3-6岁儿童的教育,即幼儿园阶段的教育。这是当前中国教育最大的“短板”之一,各方高度关注。前段时间,我们做了三个调研:联系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到十几个省区调研;组织一批专家学者进行专题研究;提请驻外使领馆对所在国幼教事业发展的经验进行调研。目前正在整理调研数据,撰写调研报告,制定发展规划。

  经过这次调查,我们的感受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的学前教育实现了历史性跨越,取得了历史性成就,面临着历史性挑战。学前教育服务能力有了很大提高,2017年学前三年在园幼儿达到4600万人,这是一个中等人口国家的规模。学前教育的普及水平和发展速度有了很大提高,2017年适龄儿童的毛入园率达到了79.6%,达到了中上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学前教育的投入有了很大提高,2016年用于幼教事业的投入是2800亿元,年均增长16.9%,其中财政性投入1300亿元。重构了中国的学前教育体系,目前幼儿园已发展到25.5万个,其中民办幼儿园16万个。

  当然,我们仍然存在着一些问题,比如普惠性幼儿园不足;保教人员数量不足且水平不高;保教过程中管理和安全存在诸多薄弱环节;幼儿教育观念需要进一步转变等。这些都要解决。

  今年,我们将继续采取一些措施,解决好学前教育。首先,实施好第三个“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确保实现到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占比达到80%以上,毛入园率达到85%;其次,加强顶层设计,制定发展规划;第三,继续加强对幼儿园的挂牌监管,督导各级各类幼儿园提高办园质量,满足入托入园的需求;第四,加强幼儿园的安全管理,人防、物防、技防并举;第五,综合治理小学化倾向,明确幼儿园的基本教学模式是游戏模式而非教学模式;第六,加强师资队伍建设,提高老师的待遇,我们现在缺教师71万,缺保育员76万。最后,就是立法,我们正抓紧起草幼儿教育法。

  高考招生制度改革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改革。去年上海、浙江的高考招生制度改革平稳落地。两地的改革,牵动了高考的教学改革,推动了素质化教育,促进了学业考评的改革。试点中,也遇到了一些新问题,比如,学生自主选课的空间究竟多大才是合适的,选修的难度系数如何设立,走班上课如何组织,老师的工作量如何设定,学校管理怎么改革。目前上海、浙江已经在试点基础上完善了高考招生制度改革的方案。

  2017年9月,北京、天津、山东、海南四个省(市)也启动了高考招生制度改革,目前,教育部正指导这四个省(市)完善高考招生制度改革方案。今年,还有17个省要开启改革进程,我们正对这17个省进行评估,本着实事求是、不凑数的原则,条件达到了就批准启动,条件达不到创造条件达到了再上。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