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KOK提款无忧 > 教育热点 >

“停课不停学”中被落下的幼儿园离线上教育有

2020-04-30 11:44教育热点 人已围观

简介机关单位养老保险养老金突发的疫情,给在线教育的发展按下了快进键,停课不停学的号召在大中小学纷纷落地,传统的线下教育一夜之间转到线上,欣慰、赞扬、吐槽、质疑,种种声音的表达,也为这些学段...

  突发的疫情,给在线教育的发展按下了快进键,“停课不停学”的号召在大中小学纷纷落地,传统的线下教育一夜之间转到线上,欣慰、赞扬、吐槽、质疑,种种声音的表达,也为这些学段的在线教育提供了宝贵的“用户反馈”。

  然而,停课不停学火热推进,幼儿园却在最初就已被“移出群聊”。可以理解,承载着保育功能的幼儿园,注定无法将这一部分的服务转至线上,但幼儿园教育是否完全不能在线化?学前教育研究者已经讨论了许久教育信息化与幼儿教育如何结合,实践者也早已推出种类丰富的在线幼教产品和服务,幼儿园和在线化之间的距离有多远,在求解这些问题的过程中,或许能看到一些答案。

  在任何教育阶段,线上教育都无法完全取代线下教育,幼儿园更是如此,但也不能因此就拒绝考虑线上教育的必要性。与其他教育阶段只需要关注孩子的学习过程不同的是,幼儿园探索线上教育时,需要面对的是家长和孩子两个不同的群体。

  虽然不能上网课,很多幼儿园在疫情期间还是积极探索如何将部分园所服务转到线上,其中,在家长社群内进行亲子教育计划/方案分享,以及由幼儿教师录播课程在线上平台播放是主要的方式,前者的主要受众群体是家长,后者则是孩子。这些固然是迫于特殊时期需求所采取的新尝试,但也带来了值得思考的新问题。

  疫情期间,很多家庭和园所对于“家园共育”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园所作为幼儿教育的主导者,怎样更有效地指导家庭科学育儿,家庭又该如何配合园所开展教育工作,更好地陪伴孩子成长?

  “正常”的教育环境中,线下组织家长工作坊/教育讲座+线上通过家长社群或公众号平台进行育儿知识分享,是园所常用的家园共育方式,但前者频率难以保证,后者则容易落入“碎片化”的局限中 ;疫情来临后,家庭承担了更多育儿职责,也对园所在幼儿教育指导上有了更高的要求:如何获取成体系、易操作的教育方案,家长又该如何更好地观察幼儿成长和学习情况?疫情之后,家庭在幼儿教育内容和平台工具上的需求,或许将迎来持续增长。

  另一方面,疫情的发生隔绝了幼儿园在“保育”方面的服务,让它们的“教育”属性更为突出,园所间反应速度、应对策略、内容输出质量等方面的差异,进一步暴露了幼儿园教育质量不均衡的问题。随着家庭和社会对儿童早期教育越来越重视,线上教育虽然不是解决教育公平问题的唯一“神药”,但它跨越时间和空间的属性,仍然为促进教育均衡发展提供了一条值得尝试的路径。

  疫情渐渐可控后,在线教育迎来的是短暂爆发,还是一个“从校外影响到校内”的机会,成为从业者讨论的热点话题。疫情暴露了学校数字化转型的短板,这恰恰是校外在线教育企业的机会,当线上教学的需求出现,已经发展比较成熟的在线教育企业,从师资、课程到平台、工具已经配齐,顺理成章地集体担起重任。

  因此,探讨幼儿园教育的在线化可能,需要考量的一个重要现状是,在幼儿教育阶段,是否也已经有了比较完备的产品体系?梳理已有的儿童在线教育产品可以看到,在软件市场和硬件市场两端,已有大量的在线教育企业提供相对应的儿童教育产品和服务,并各自分为两个主要发力方向。

  总体而言,现有的儿童在线教育产品,线上产品分为幼儿启蒙和儿童教育两个方向,以APP为主要载体,音频、视频为主要内容形态,随着技术的发展,直播、AI互动课等形式也逐渐火热;硬件产品则有智能陪伴和智能学习两大分支,以智能音箱、机器人、智能穿戴设备为主要载体,主要有播放类、交互类等细分产品形态。

  从内容资源到技术应用,儿童在线教育市场已经有了较为丰富的产品支持,对于凯叔讲故事、豌豆思维等这类头部企业,也已有了数千万甚至上亿的用户量。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儿童在线教育的用户需求已得到验证,而产品供给也有了比较好的发展基础。

  2012年发布的《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从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五个领域描述幼儿的学习与发展,为幼儿园指出了明确的教育教学目标。我们将每个领域的培养目标进一步拆分来看,考察市场上已有的在线幼教产品类型与这些目标的匹配性,希望可以为“幼儿园哪些教育工作有可能转入线上”这个问题,提供参考方向。

  结合幼儿园教育目标来看,内容和工具,是现有儿童在线教育市场可以提供的主要产品形态。

  在语言和科学领域的教育中,现有的儿童在线教育产品比较丰富,语言启蒙、数字阅读、思维训练、科学启蒙等方面,都有不少发展成熟的产品。

  艺术领域的儿童在线教育产品相对较少,陪练、艺术启蒙是主要类型,但在儿童教育这一垂直领域之外,也有很多艺术资源平台,可以为幼儿提供在线接触艺术作品的途径。

  健康和社会领域的发展更多依赖线下互动和教育实现。健康领域,线上教育可以部分满足成长监测、情绪管理等方面的教育目标,为之提供工具和以数字内容(音视频、互动形式)为载体的情绪陪伴;而社会领域,在线教育可以从不同于线下的另一维度,通过多种形式,帮助幼儿理解人际交往和社会运行。

  数月无法开展线下教学,上亿名在校学生全面“触网”,为在线教育行业带来流量和营收的急速增长;更长远的影响是,工具/平台型的技术企业加速切入教育赛道,为线上教育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技术支持。

  企业微信、钉钉等办公产品,一直播、虎牙等专业的直播平台,CCTalk、ClassIn等本就专注课堂直播的产品,以及科大讯飞为代表的教育信息化产品,都在疫情之中找到了可以发力的方向。疫情之后流量回落是必然,但充分认识教育场景的复杂性、积累了不少经验之后,平台、工具类产品或许可以收获更清晰的发展方向。

  疫情期间,专业教育内容稀缺,从教师到“主播”的角色转变,为许多教师上了“运营第一课”,他们也拥有了在传统的线下授课之外,创造更多线上教育资源的可能。

  教育资源从何而来,机关单位养老保险养老金是最大的难点。正如上文所分析的,市场上已有的儿童在线教育产品,大多专注于某一个领域,缺乏能够整体服务于幼儿园教学的教育资源。幼儿园阶段没有统一教材,开发适配度广泛的教育资源难度也很大。在比较权威的官方幼教资源平台——幼儿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上,按照五大领域提供教案、课件、素材等资源,但相较于中小学阶段,数量不及其百分之一。

  此外,在实际操作层面,如果受众群体是家长,首先需要解决的是“意识”问题,即让家长普遍接受“家园共育”理念,愿意积极参与育儿活动,并为家长提供便捷、可持续的参与途径,其次,还需要考虑家长间参与度、理解度和执行效率的差异。

  如果受众群体是孩子,线上教育需要使用智能硬件,而电子产品对孩子视力的影响,是家长的共同担忧,并且,市场上已有的产品往往通过明丽的色彩、记忆点突出的IP形象、符合儿童行为习惯的操作界面等,吸引儿童有效使用,这背后的开发难度绝非单体园可以承担,需要依赖外部合作,也会面临更多限制。

  技术的落地实践、幼儿教师群体的参与热情、成本与收益的考量等,也为幼儿园开展线上教育提出挑战。

  疫情考验着幼教行业的方方面面,但疫情之中暴露出的种种问题,正是未来发展的机会所在。许多从业者在谈到幼儿园阶段的线上教育时,会认为“可以,但没必要”,或者将这视为疫情特殊期的无奈之举。但互联网已经影响着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幼儿园线上+线下教育结合,也是必然的需求趋势。

  幼儿园教育的特殊性,为其开展线上教育设下了诸多困境,不过,儿童成长是全社会共同关注的话题,我们相信,家庭-园所-政府-企业多方合作之下,幼儿园线上教育仍然有着很大的想象空间。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大象山教育智库”。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Tags: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021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