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K提款无忧
当前位置: KOK提款无忧 > 教育资讯 >

招生不达预期、校领导被曝频繁更换 凯文教育扣

时间:2020-03-10 21:1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KOK提款无忧

当前网址:http://www.tcttz.com/jiaoyuzixun/2020/0310/556.html

  近日,凯文教育(002659.SZ)发布公告,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募集不超过10亿元的资金,用于发展青少年素质教育平台项目。

  教育培训行业的竞争十分激烈,很多企业或机构在进行布局时都分秒必争,值得注意的是凯文教育的定增方案在2019年10月12日已经收到证监会的批文,却一直并未实施,今年初证监会放宽了再融资条件,凯文教育顺势降低了定增门槛,继续募资10亿元扩展业务线年才开始招生,目前处于投资支出大、经营回流小,融资需求高的业务发展初期,而且公司目前正在面对规模无法快速增长而固定资产折旧却持续发生的困难局面,使得公司的净利润和流动性持续承压。

  目前,凯文教育旗下两所学校的招生情况也并不理想,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公司旗下学校在管理上经验不足,海淀凯文有三位校长在两年内相继离职,年级主管频繁更换,教师的流动性也很高。

  凯文教育的前身是江苏中泰桥梁钢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泰桥梁),从2015年开始中泰桥梁及其下设子公司北京文华学信教育投资有限公司运用增资和自身直接投资、定增收购等方式,将北京海淀凯文学校(下称海淀凯文)和北京市朝阳区凯文学校(下称朝阳凯文)纳入公司体系。一系列资本腾挪之后,2017年中泰桥梁剥离了原来的主营业务,变更为国际教育业务单一主业,2018年1月正式更名为凯文教育。

  凯文教育在运营模式上选择了自建的重资产模式,加上《民办教育促进法》送审稿中对民办学校在兼并收购、协议控制等方面的相关约束性规定,将使得本身仅有2所学校的凯文教育,未来不得不面对规模无法快速增长而固定资产折旧却持续发生的局面,这或将使得公司的净利润和流动性持续承压。

  根据凯文教育2019中报数据,在剔除了递延资产和待摊费用后,公司的有形资产占总资产的比例达到66%左右。基数庞大的有形资产必然会抬高固定成本,凯文教育当期在包括职工薪酬、折旧摊销、利息费用和长期待摊费用的摊销等在内的固定成本占到营业收入的比例达到46.42%。一般而言,固定成本在短期内很难大幅下降,调控的空间十分有限。

  受到成本拖累 ,凯文教育的扣非净利润已经从2016-2019年连续四年为负值。其中,2016年为-9114.42万元、2017年为-8217.58亿元、2018年为-1.06亿元。

  2月29日,凯文教育公布了2019年度业绩快告,预计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41亿元,公司实现扭亏为盈,而上年同期,则是亏损0.98亿元。然而,在盈利4100万的利润中,包含了2亿元的非经常性损益,主要是公司处置了部分资产获得。因此,若除去这2亿元的非经常性损益,凯文教育2019年扣非净利润同比下降66.5%为-1.76亿元,,仍旧是负值。

  业绩承压使得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回流十分有限。2016年-2019年三季度凯文教育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16亿元、-1.8亿元和52.88万元和0.99亿元,有明显好转的迹象,但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和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却并不乐观,截止2019年三季报,上述两项的数额分别为-6683.11万元和-2.21万元。

  可以看出,两所学校目前的经营状态还尚不足以覆盖凯文教育的投资支出,公司仍然处于投资支出大、经营回流小,发展需要依赖融资的发展初期。

  因此,公司账面上还有大量有息负债。截止2019年三季度,凯文教育有2.4亿元的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长期借款高达10.4亿元。

  在回款有限、债务压力较大的情况下,很容易陷入流动性风险。为优化资产结构,在业务发展期迅速回笼资金,凯文教育不惜出售旗下资产。2019年10月18日,凯文教育公告称,拟以非公开协议转让方式,出售其所持有的北京市朝阳区宝泉三街46号院1号楼房屋所有权及土地使用权,转让价格5.92亿元。

  凯文教育的营收和成本与学生人数密切相关。凯文海淀2016年开始招生,凯文朝阳2017年才开始招生,两所学校可容纳的潜在学生数量仅为5500人左右,与其他可比教育公司比,规模本就相对较小,而且从目前的招生情况来看,人数也并没有达到预期。

  以朝阳凯文为例,朝阳凯文学校涵盖从小学至高中共12个年级,预计学生全部招满后的规模为4100人。从彼时的收购预案来看,2017年朝阳凯文的预计招生人数600人,2018年1440人,但目前看来实际结果和预想的相差较远,2017-2018学年的招生人数仅有200余人。

  据凯文教育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两所学校2017-2018学年在校人数746人,2018-2019学年的在校人数1221人,尽管增速不错,但与预期还有很大差距。

  招生不达预期,除了与学校处于创建期品牌打造还需要积累以外,学校管理上经验不足、生源参差不齐、教学质量遭到质疑或许也是重要原因。

  据一位曾在海淀凯文学校供职的教师对记者表示,2016-2018学年,该校行政校长、学术校长和执行校长相继离职;担任小学部、中学部主管的外籍教师更换也很频繁,据该教师称,在他任职期间,小学部的主管更换过1次,中学部主管至少换过2次。

  除学校的管理人员流动频繁外,普通教师的离职率也很高,上述教师表示,他于2018年6月从海淀凯文离职,截止到他离开学校,他了解到的海淀凯文的离职教师合计多达20余人,在他离职后,也相继有教师离开,中外籍都有,但具体的人数并不清楚。

  记者追问该教师对海淀凯文学校的一些看法,他表示,由于是新建校,学校管理层或许对国际教育并没有太多经验,对课程的设置并不成熟,而且生源不是特别理想,学生质量参差不齐。而且家长投诉比较多,投诉大多针对课程设置、外籍教师教学能力和学校学术的严谨性等问题提出的质疑。

  针对两所学校的招生情况、公司募投项目的盈利能力、公司人员流动等问题,记者给凯文教育发去了采访函,截止发稿并未收到回复,记者致电公司董秘办,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表示,公司目前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