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K提款无忧
当前位置: KOK提款无忧 > 教育资讯 >

2019普利策新闻奖摄影获奖作品分享(完整版)

时间:2020-03-28 05:0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KOK提款无忧

当前网址:http://www.tcttz.com/jiaoyuzixun/2020/0328/1441.html

  普利策奖(Pulitzer Prize)亦称普利策新闻奖,是1917年根据美国报业巨头、匈牙利裔美国人约瑟夫·普利策的遗愿设立的奖项,在七八十年代发展成为美国新闻界的一项最高荣誉奖。如今,不断完善的评选制度已使普利策奖被视为全球性的一个奖项。

  2019年第103届普利策新闻奖获奖名单已公布,其中和摄影相关有两个项奖。突发新闻摄影奖获奖者是路透社,专题摄影奖获颁给了《华盛顿邮报》摄影师LorenzoTugnoli。

  这个摄影项目共有11名摄影师参加,图片的创造性和令人心碎的情绪具有同等分量。这个记录了来自中美洲的移民群体家乡的暴力环境,以及当他们到达美国边境时当局者严厉的反应。一只公鸡从洪都拉斯圣佩德罗苏拉的Barrio-18黑帮成员的尸体旁走过。2018.9.28©GoranTomasevic一名墨西哥的移民女孩在Huixtla去Mapastepec的路上,她背着行李,与中美洲数千人一起坐大篷车前往美国。2018.10.24 ©Adrees Latif中美洲的移民们穿越危地马拉边境进入墨西哥,之后从CiudadHidalgo前往Tapachula去往美国。2018.10.21 ©AdreesLatif一名洪都拉斯移民在危地马拉与墨西哥的边境检查站。他冲进了移民人群,保护他的孩子。2018.10.19 ©UesleiMarcelino在墨西哥与危地马拉边境检查站,一名从中美洲来的移民男孩因过热和潮湿,放声哭泣。2018.10.20©EdgardGarridoLuisAcosta抱着5岁的AngelJesus在水中。这两人坐上了来自洪都拉斯的移民大篷车,在前往美国的途中从墨西哥塔帕丘拉郊区的危地马拉穿过苏伊特河进入墨西哥。第二辆开往美国边境的移民大篷车,有人在与边境的墨西哥警察发生冲突之后穿过萨米特河进入墨西哥。数十人受伤,一人被子弹击中身亡。2018.10.29 ©AdreesLatif在墨西哥蒂华纳看到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沿着圣伊西德罗入境口岸穿越铁丝线;Latif试图在墨西哥蒂华纳非法越过边界进入美国的移民,在边境被催泪弹袭击后不得不折回,这只是中美洲移民大篷车数千人抵达美国的一部分。2018.11.25AdreesLatif在美墨边界墙前,一名来自洪都拉斯的40岁移民妇女MariaMeza和五岁的双胞胎女儿一起逃离催泪瓦斯,她是乘大篷车前往美国的中美洲移民大军中的一员。2018.11.25©KimKyungHoon这个男人手中的女孩是来自洪都拉斯的移民,在墨西哥蒂华纳非法进入美国。他们是中美洲数千人试图抵达美国的大篷车的一部分。2018.12.20 ©KONSTANTINIDIS10岁的AndreaNicoleArita来自洪都拉斯,是来自中美洲成千上万移民中的一员。他们正在穿过一个洞,从墨西哥蒂华纳非法越境进入美国的边境墙下。2018.12.4 ©AlkisKonstantinidis在德克萨斯州的格兰杰诺,一名男子和皮艇上的人小心翼翼地过河,他们是从墨西哥非法越过里奥格兰德河进入美国的。2018.10.5 ©AdreesLatif来自洪都拉斯的一名两岁孩子马特奥,由他的母亲胡安娜玛丽亚带领,经过墨西哥非法越过里奥格兰德河进入美国。2018.10.18©AdreesLatif美国边境巡逻人员MarcelinoMedina在德克萨斯州麦卡伦附近逮捕了一名非法移民进入美国边境的移民妇女和男子。2018.5.2©AdreesLatif一名来自危地马拉的9岁移民女孩在新墨西哥州桑兰公园因非法从墨西哥进入美国被捕后,坐在美国边境巡逻车的后面。2018.6.14 ©AdreesLatif在德克萨斯州Tornillo,墨西哥边境附近的一个拘留所帐篷间,工作人员带着移民儿童在排队走流程。2018.6.18 ©MikeBlake危地马拉的25岁移民MisaelPaiz被美国边境巡逻人员在亚利桑那州皮马县的索诺兰沙漠找到,她的尸体被一块白布所覆盖。2018.9.10 ©LucyNicholson一名7岁危地马拉女孩JakelinCaal与父亲在美国边境被特工拘留期间去世,她的遗体被运送至家乡危地马拉上韦拉帕斯,女孩在危地马拉举行葬礼。2018.12.25©CarlosBarria在墨西哥Tapachula国际机场,一名来自洪都拉斯的孩子,披着美国国旗图案的毯子,坐上一架驱逐移民的飞机从墨西哥回到洪都拉斯。2018.10.31©CarlosGarciaRawlins来自洪都拉斯的移民AnitaAreliRamirezMejia在美墨边境附近与她六岁的儿子Jenri分开,他们在德克萨斯州团聚。2018.7.13©LorenElliott

  39岁的洛伦佐·图格诺利在也门拍摄的一些照片可能来自任何地方。瘦骨嶙峋的婴儿和武装人员的照片交替,产生出巨大的震撼力。我们在照片中,还感受到了对拍摄对象日常生活的深深敬意。LorenzoTugnoli是一名摄影记者,也是华盛顿邮报的定期撰稿人。他的作品也已被多家国际杂志出版。他由Contrasto代理,居住在贝鲁特。

  Tugnoli广泛覆盖了中东地区,包括在阿富汗生活和工作。2014年,他与作家弗朗西斯卡·雷奇亚(FrancescaRecchia)合作,出版了“喀布尔小书”,通过该市艺术家的日常生活描绘阿富汗首都。

  Tugnoli在意大利卢戈出生和长大,精通英语,还会阿拉伯语。右边的AbdullahAbdulWahedMansour和他的战友站在古城塔伊兹北面的一个名叫alZunuj的地区的前线;两年前,他在这方面的地雷爆炸中失去了一条腿。在过去的两年里,环绕城市的前线并未发生重大变化。零星的枪声交换,但双方都没有认线 ©LorenzoTugnoli2018年5月21日,女孩TaifFares住进也门亚丁al-Sadaqa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她出生时患有心脏病,需要不断护理,拍完这张照片几天后,Taif便去世了。2018.12.31 ©LorenzoTugnoli一名民兵在塔伊兹北部的前线。在过去的两年间,围绕这座城市的战斗线并没有明显变化。双方零星交火,但都没有占领领土。2018.12.31 ©LorenzoTugnoli一名妇女走过al-jahmaliya地区一座被摧毁的建筑。这个地区在也门的胡蒂叛军和当地民兵之间的战斗中遭到严重破坏,当地人正努力夺回这座城市。最近,控制这座城市的各种民兵之间的战斗摧毁了这个地区。2018.12.31©LorenzoTugnoli这是在也门阿斯拉姆的一家诊所过度拥挤营养不良的儿童。母亲和儿童共用一张床铺,为了容纳更多患者,有时还会在床上添加额外的床垫。2018.12.31 ©LorenzoTugnoli3岁的AyeshaAhmed,严重营养不良,体重只有9磅。她的家人因也门的西部军事冲突而流离失所,他们的家乡Tahonan,Hodeida和Taiz的边界上发生了很多战争。al-Sadaqa医院没有医生,护士们正在照顾Ayesha。2018.12.31 ©LorenzoTugnoli也门萨那老城区的SoukalMeleh的街边摆放了食物。在首都萨那以及也门北部的城镇里,市场上不缺食物,但战争和通货膨胀已经使食品费用超出了大部分人的接受范围。2018.12.31©LorenzoTugnoli11岁的ShakirJubranal-Musabi坐在一间住位于哈拉加省偏远村庄Alraqqah小屋里,同住的还有一对新婚夫妇。2018年4月23日,参加婚礼的20人在沙特领导的反对胡希叛乱分子的联盟的空袭中丧生。沙基尔和其他60多个人,其中大多数是儿童,在爆炸中受伤。2018.12.31 ©LorenzoTugnoli学生在也门塔伊兹al-Thawra医院附近的SirAlibdaa学校上课。学校距离Houthi狙击火力范围仅几码的距离。2018.12.31 ©LorenzoTugnoli在也门莫卡军事医院入口处的民兵成员和平民。这座城市位于什叶派叛乱分子与总统哈迪政府之间战争前线;直到去年,该镇由胡塞叛乱分子统治,但现在由沙特领导的联军控制。2018.12.31 ©LorenzoTugnoli10岁女孩MohammedAbdullah在也门阿斯兰的一家诊所接受测量。她已经营养不良,由于年龄的关系,不能被收治。在家庭中,女孩往往是最后一个吃到食物的。2018.12.31 ©LorenzoTugnoli在也门,严重营养不良的IsamAmarSaleh2岁。他来自Hajour,这是一个靠近沙特阿拉伯边境的地区,前线;Isam的母亲TazTaqwaMohammedWahaban怀孕并且自己也营养不良。她的另一个儿子贾米尔几个月前因营养不良而死亡。2018.12.31 ©LorenzoTugnoli在也门出售叶子兴奋剂是卡塔尔一项利润丰厚的业务,北京医生杨文孙文斌这掌握在几个争夺控制也门塔伊兹市场的犯罪团伙手中。最近,一名18岁的民兵指挥官Ghazwanal-Makhlafi正在与一支敌对民兵争夺控制阿拉伯市场,一名年轻女孩在交火中受伤。Makhlafi来自一个强大的也门部落,与沙特和该市的情报部门负责人密切相关。2018.12.31 ©LorenzoTugnoliShabwaniEliteForces的指挥官MohammedSalimal-Buhar离开了Azzan村的一家杂货店。该村庄一直处于基地组织的控制之下,直到布哈尔的民兵于2017年12月解放了该地区。他的民兵与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领导的组织联盟,并在该地区与基地组织作战。2018.12.31 ©LorenzoTugnoli也门al-jarb的一户人家的院子,3岁的阿卜杜勒·萨利赫躺在一张小床上,他不能走路也不能说话。他的父亲萨利赫·阿卜杜勒·艾哈迈德看着他,因为艾哈迈德没有办法救这个男孩,他的妻子几天前离开了。意外的是,有一名医务人员的偶然造访,在这个地区唯一一家儿科诊所护士的帮助下,这个男孩或许能被挽救。“我在等待上帝的命运,”艾哈迈德说。2018.12.31 ©LorenzoTugnoliJameelaAbdullah站在一个房子的入口,这个房子没有屋顶,她和家人在逃脱战斗后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两个月。这个地区涌现出大量的难民营,给西方援助机构和医院增加了压力,被称为是“史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2018.12.31 ©LorenzoTugnoli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