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KOK提款无忧 > 教育资讯 >

倒在黑暗中还是冲向黎明?疫情下教育培训行业

2020-04-28 07:06教育资讯 人已围观

简介基金证券投资基金春天已至,万物复苏。随着疫情防控趋势向好,全国各地迎来了复工潮,学生们迎来复学季,一派欣欣向荣景象。 而教育培训行业,如今却是另一番光景。自疫情暴发以来,按下暂停键...

  春天已至,万物复苏。随着疫情防控趋势向好,全国各地迎来了复工潮,学生们迎来复学季,一派欣欣向荣景象。

  而教育培训行业,如今却是另一番光景。自疫情暴发以来,按下暂停键的教育培训行业却始终没有“复原”。危机之下,教育培训行业如何寻找出路、转型突围?

  4月21日,天目新闻记者接到了杭州梁女士的电话,称自家孩子所在的米能教育培训机构(江干店)要关门了,要求家长到现场去办理“转学”手续。梁女士的孩子4岁了,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去年8月份开始上课。

  米能教育以儿童体能适能课程为核心、适龄的专项运动可成为延伸,帮助孩子实现身体和心智的发展。米能教育在杭州共有江干店、滨江店和萧山店三家加盟店,由不同的老板经营。江干店2019年开门营业,是三家中店面最大的,前期连同预收款共投入300万元。如今,受疫情影响,这家店入不敷出,70多位学员面临“失学”。

  近日,一项疫情下中小微企业研究报告显示,受疫情冲击影响最大的行业中,教育业赫然在列,2月份和3月份教育业经济活动恢复水平为去年同期的10.2%和11.8%。

  事实上,从疫情暴发开始,就不断有教育培训机构被爆出欠薪、停业等各种问题。

  2月6日晚间,IT职业教育机构兄弟连教育宣告破产,成为疫情期间第一家倒下的教育培训公司。资料显示,兄弟连教育曾挂牌新三板,后因对赌承诺,将重金砸进营销,陷入“泥淖”,本想趁节后招生旺季打个翻身仗,但疫情打乱了全部计划;

  2月13日,在线教育公司明兮大语文的创始人王嘉树,突然发出致家长信。信中透露,在过去的一年里,明兮大语文因为发展冒进,投入增速大幅增加,在运营资金上产生了巨大的缺口;

  3月16日,儿童体能培训机构趣动旅程表示,公司上半年完全没有收入,现金流枯竭;体育教育行业利润空间不大,政策扶持也是杯水车薪,已有高管和员工选择离开……

  梳理这些在疫情期间出问题的教育机构,天目新闻记者发现,不仅线下机构压力巨大,有些线上培训机构也难以幸免。其实,仔细分析他们的过往可以看出,即使没有疫情的影响,这些机构也已岌岌可危。他们有的是决策失误,一步错步步错;有的是冒进发展、野蛮扩张,产生资金缺口;有的是一条腿走路,没有创新,业务模式单一……疫情突如其来,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老板算是有良心的,主动找到其他两个门店,要求接收面临‘失学’的学生。”梁女士说。为保护品牌,妥善安排学员,米能教育培训机构滨江店和萧山店老板来吸纳学员,并增加免费课程作为补偿。

  对于小微企业来说,没有雄厚的资本做靠山,就像刚刚种下的小树苗,面对龙卷风,被连根拔起。而即便是像新东方这样的龙头老大,也受到不小的影响。

  新东方董事会主席俞敏洪接受采访时表示,受疫情影响,从1月底开始,新东方就停止了全国所有学习中心的运营,2月的退班率及延期上课的人数高于正常水平。另外,新东方学生报名人数骤减。新东方财报数据数显,第三季度学生报名人数约为160.61万,比二季度少了218.31万人。

  为应对突发疫情,众多教育培训机构从线下转到线上。新东方自然也不例外。新东方首席财务官杨志辉表示,除了净收入减少8-10%对新东方的盈利产生直接影响外,本季度新东方还增加了一些IT成本,以支持线下课程迁移到线上。

  在这场教育战“疫”中,一直靠“两条腿走路”的老牌语言培训机构英孚教育以教科书级的表现引发了市场的关注。

  “英孚教育是具有55年的老牌教育机构,从90年代开始线上教育,多年来也一直坚持线上线下多维度整合式的高效教学模式。”英孚教育武林培训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英孚受到疫情的冲击较小,员工正常领薪水,老师上班很规律。

  近期,英孚教育中国区首席执行官杜仁在接受中外媒体采访时也表示,自疫情暴发以来,已有近15万名的英孚学生顺利转移至线上学习,并以每天接近一万人的速度持续增长。“在线上学员日异增长的情况下,我们的技术与教研团队正夜以继日地奋斗,以确保学员们通过线上平台继续学习。”记者了解到,从2月1日开始至疫情结束,英孚教育宣布向全国公众免费提供超2000小时在线英语学习资源。

  在开学延迟、线下机构暂停的情况下,网易有道、VIPKID、跟谁学、学而思等国内多家在线教育企业,都争相为各个学龄段的学生开通免费在线教育课堂。与此同时,快手、抖音、虎牙、B站、斗鱼、等直播平台也纷纷进军在线教育,推出在线教育服务,在线教育行业迎来新一轮上涨。

  一时间,在线教育再次成为风口,各行各业的企业都试图进入在线教育领域分一杯羹,在线教育市场会重新洗牌或是进一步爆发吗?

  据了解,绝大多数在线教育获客成本高、付费用户转化率低是比较突出的问题。通常情况下,在线教育企业采用免费试听课程获得有意向用户,再利用电话销售将其转化为付费客户。不过,线上学习受众相对分散,时间安排充满不确定性。因此,要想获得潜在用户的信息,需要投入巨额的营销成本。潜在用户在选择试听之后,能成为付费用户的可能性同样很小。然而在线教育企业还要付出大量试听教师的工资,这就意味着在线教育企业营销费用和营业成本增加。

  另外,对于中小型教育机构来说,在极短时间内实现线上线下切换是相当困难的。“对于年纪较小的孩子,很难采用线上授课的方式,我们只能通过课程录制的形式让顾客体验服务。”米能培训学校的许先生表示,观望市场走向是眼下唯一的选择。

  对此,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表示:“未来线上教育会成为一个重要的业务,但是受到效率、技术和基础设施等方面的限制,线下仍然会是主流的模式。”她表示,对不少教培机构来说,转不成线上授课,又没有新增收入,现金流紧张的情况之下,被收购是最好的结局。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就中小教育培训机构而言,要么被收编成为大型企业的下属机构;要么就逐渐在激烈的竞争过程中,被市场所淘汰。未来随着大型机构的进入,整个市场的发展将会更为规范。

Tags: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970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